正在加载
新东泰官网
版本:7.4.1
大小:216463KB

新东泰官网

    理想很丰满,而现实很骨感。首先,俄罗斯逐步脱离以美为中心的货币体系是俄罗斯的自由权利。二战后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,使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,35美元可以兑换1盎司黄金,这也是美元为什么会叫美金的原/p>

    理想很丰满,而现实很骨感。首先,俄罗斯逐步脱离以美为中心的货币体系是俄罗斯的自由权利。二战后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,使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,35美元可以兑换1盎司黄金,这也是美元为什么会叫美金的原因。世界各国做国际贸易都要通过美元(黄金)来实现,所以为了成本和快捷性考虑,将黄金存放在美国也是一项必要手段了。就像你做生意在哪个银行开户结算,必须先存一些结算准备金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   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,严格上说无论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,还是世界银行以及各类国际金融组织都没有再确定唯一的国际货币,包括美元在内都不存在法定国际货币一说。唯一有一个要求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早将美元、欧元、英镑、日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明确下来。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日凌晨1点,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正式宣布,人民币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(特别提款权)。至此,这五种货币成为非强制性的特别提款权货币,也可以说是储备货币。

   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,美元的法定国际货币地位也随之解体,那么美元目前的国际货币地位是如何形成的呢?是市场化约定俗成形成的。战后,美国经济迅速发展,美国经济总量、贸易总量曾经长期占据世界第一位,至今经济总量仍稳居世界第一位。试想,全球都在与美国交易,都在与美国做生意,必然使用美国的货币美元。美元在国际储备中的比例这几年逐步下降,也与美国经济贸易在全球占比与影响力下降是正相关的。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崛起,特别是新兴市场大国的中国经济总量直追美国,货物贸易已经超过美国,必然让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面临挑战。我一直喜欢用数据说话,IMF数据显示,2020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已经降至59%,为连续第三季度下降,创下近25年来最低水平。而在1977年至1991年间,美元储备在全球占比一度高达85%。这就意味着与其巅峰时期相比,美元在全球储备中占比已暴跌近30%。同期,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从20.5%升至21.2%,为2014年以来的新高;日元的占比连续第三个季度上升,增至6.03%;人民币的占比在2019年第四季度为1.94%,此后连续四个季度攀升,增至2.3%。

    一个结论是虽然美元储备占比走低,但仍然位居六成,其他的欧元、英镑、日元、人民币仅从占比看,追上美国甚至替代美元地位基本是遥遥无期。这个时候,俄罗斯提出要脱离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,首先必须脱离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。俄罗斯美女发言人扎哈罗娃认为,俄罗斯近年来长期遭受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,而这一情况短期内也不会改变,俄罗斯必须寻找新的货币结算机制,从而彻底摆脱对美元和由美国主导的SWIFT结算系统的依赖。一旦新的机制建立,可以加强各国货币的国际地位,更可以将西方对俄制裁造成的经济损失降到最低。俄罗斯是迫于西方多年制裁的无奈之举。多年制裁,已经使得俄罗斯经济倒退很多年,老百姓苦不堪言,经济衰退最终由手无寸铁的俄罗斯老百姓买单。

    俄罗斯谋求脱离美国的独立国际货币体系能否做到?我们先看看俄罗斯经济在国际上的占比情况。俄罗斯公布的2020年GDP数据折合14740.34亿美元;2020年中国GDP为14.73万亿美元,从单一国家看,已经是遥遥领先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俄罗斯GDP仅仅是中国的十分之一。同期,美国GDP20.95万亿美元,俄罗斯仅仅相当于美国的十四分之一不到。俄罗斯经济总量比中国的广东和江苏还少。

    从国际贸易量分析,俄罗斯联邦海关署的统计结果显示,2020年1-12月,俄罗斯对外贸易值为5719亿美元,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15.2%。其中,2020年全年出口贸易额为3382亿美元,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20.7%,独联体国家占比14.4%,非独联体国家占比85.6%;进口贸易额为2337亿美元,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5.7%,独联体国家占比10.7%,非独联体国家占比89.3%。2020年全年贸易顺差为1045亿美元,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739亿美元。同期,中美贸易总额分别为 4.8万亿美元、3.84万亿美元。

    也就是说俄罗斯国际贸易中非独联体国家占比接近九成。而在非独联体国家中,中国是俄罗斯第一贸易额大国,其他与俄罗斯贸易量较大的国家是德国、荷兰、美国、英国等欧美国家,主要以欧洲为主。

    俄罗斯出口排在前三位的是石油、成品油和天然气。

    从外汇储备看,2020年俄罗斯外汇储备5974亿美元,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数据。作为资源能源出口大国,外汇储备增加再正常不过了。据中国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止2020年年底,中国外汇储备为32165亿美元,是俄罗斯国际储备的近5.4倍。

    从GDP总量、国际贸易总量和外汇储备总额数据分析,俄罗斯准备脱离美国主导的货币体系难度很大。从经济综合总量上分析,目前世界上敢谈脱离以美国主导的货币体系,只有一个国家,那就是中国!

    近些天,为了打压俄罗斯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可算是无所不用。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30日的报道,在欧洲议会上,以569对67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个制裁俄罗斯的决议。此决议规定,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使用“军事手段”,那么其将会被踢出SWIFT系统,且两方的石油贸易和北溪二号计划也会立即停止。

    作为主要依靠国外贸易发展的俄罗斯,如果被踢出SWIFT系统,毋庸置疑,本国的经济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。但与此同时,欧洲国家也将难善其身。SWIFT系统作为国际支付系统在国际贸易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,而对于欧洲和俄罗斯两个经常展开能源合作的地区来说更为重要,不可否认,一定程度上两方的关系为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

    面对着如此局势,俄罗斯并没有屈服,反而还研发出了别样的国际支付系统,名为金融信息传输系统(SPFS),据称,如今已有多个国家和经济体加入了此系统之中。

    原来如此?你不让我留,我也有意走。俄罗斯早就未雨绸缪,准备后手了。其实,我认为俄罗斯脱离美国为主的国际支付结算体系后,应该会加入到欧洲欧元支付平台上。因为正如上述分析的,俄罗斯与欧洲贸易量最大。欧洲特别是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等进口依赖度非常高,基本可以说欧洲离不开俄罗斯的出口资源能源的。这也是美国拼着老命制裁俄罗斯,而欧洲却三心二意的原因。如果欧洲议会把俄罗斯赶出国际货币支付体系,欧洲受伤同样很大,德国或将受不了。德国是仅次于中国的俄罗斯第二贸易大国。

    因此,我分析,俄罗斯脱离不了国际货币支付体系,美国与欧洲议会也仅仅是吓唬一下罢了。随着双方谈判妥协,最终俄罗斯仍会留在国际经济货币的大体系里。

    展开全部收起
    {$title}